米兰家具展上的反潮流创新
http://www.31chair.com 2016-05-24 08:12:04

  4月的米兰,是设计的大秀场。2016年的米兰家具展新趋势如潮涌:展会现场成为反潮流设计的比武大会,往年的配角成为今年的主角;过去的旗舰品牌策略被一批新锐设计师拒之门外;不少“未定稿”、未完成状态的设计走俏;感触智能挑战大数据;轻盈细微风格代替强烈刺激着时尚嗅觉等。

  长久以来,人们用设计标注社会等级以获得存在感。未来,深切而平和的人文关怀将代表设计新潮流。

  2016年米兰家具展也是一个设计创新转折的庆典。

  自1961年开场以来,米兰家具展由家具设计唱主角,可今年的风头被家具以外的参展单位占先。宝马的MINI车参展作品围绕着“精微生活”,用30平方米一间房,做出多功能家居的道场,演绎“分享就能多”的概念。耐克公司重新解释“天然运动”,试图体现生理的自由移动和意识自在的天然联系。做民居共享的AirBnB换了一个方式,凸显人是热爱社交的动物。

  通过外观设计,百事可乐希望拥抱人们爱健康的意愿;雷克萨斯把新能源汽车放到一个心理境界中,让“充满希冀的偶遇”心理牵引人们对氢能源的直观感受。

  全球企业似乎都在跨界进入米兰家具展,它们不为营销而来,探索和对话才是目的。在本行业浸淫太久,它们希望跳入一个新的环境,力图刺激出产品的新价值、兴奋点,避免顺潮流至僵死。

  反潮流的不仅有跨界企业,更有本行业内的新锐设计师。

  来自荷兰的埃因霍温设计学院(DesignAcademyEindhoven)的学生把“没有废物,只有弃物”的设计理念推到一个特别境界,他们从“废品”中找环保设计的途径。比如松针原本为木材加工业中最多的废弃物,他们将其转化为蓬松如羊毛的新材料,甚至鱼皮、火山石、甲壳虫都能转化为新材料。

  新锐设计师们并没有刻意把新材料用到具体功能性家具中。他们让新材料裸现在展台上,挑战人们对废弃物的旧观念;他们任由新材料的“无用之用”刺激想象力,去想象无限的环保设计可能性。从观众反应来看,这些“未定稿”比完成式的设计更加诱人,引诱着新一代大胆去尝试。

  此次参展的新一代设计师整体占比超过25%,他们关注的热点不再是为大企业服务,或迅速成为富有的设计师,而是更希望在解决社会问题的活动中,扮演一个催化角色。

  从历史的角度看,这些设计中隐含着等级与竞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。当王权贵族为代表的阶级消亡后,设计成为富人规限社会阶层的势利工具。2016年的米兰家具展除了关注环保,设计师的目光开始投向苦难、挑战和危机,他们试图用设计艺术探讨21世纪的人类困境。在此背景下,欧洲移民困境、城市化问题、住房危机、空间压迫和时间恐慌等,都成为设计师们重点关注的对象。

  例如以儿童成长问题为导向的板块,儿童家具成为主题之一。怎样快乐成长?如何享受家庭亲子关系?意大利和美国的一些儿童家具系列非常吸睛。到2020年,美国市场的儿童家具市场将达30.8亿美元。此外,“后宜家”设计延续了它扁平和组装的特征,但强调系统性和经济效益。例如,拉提(CarloRatti)设计的“针尖上的房间”(PinRoom)和美国公司的“灰软”(GreyCork)设计都能让一个扁平组合件包装为家居配上整套家具。丹麦的“嘿”(Hay)设计的“万能沙发”(CanSofa)也是用扁平和多用途的概念去设计容易运输、简单组装、体验精致、用途多元的家具。

  当城市住宅空间越来越小,住房危机越来越大,浪费型的奢华设计开始退潮。有人文关爱、能解决实际问题的精致设计走向前台。

  精美、精密、精简是新潮流的另一大特征,它也代表了设计思想和能力走向艺术与科学相融合的新阶段。

  莱特兄弟发明第一架飞机时,机翼是红杉木做的,发动机是简单的气缸加一条自行车链条;100年后,喷气式发动机的引擎就有超过100万个部件。人类思想的进化可以从机器复杂性中窥见一斑,也可以从设计思维中反映出来。米兰家具展中,我们看到日益缜密的系统设计思维,看到它走向平和、细缓、轻盈。

  一个好设计,如《周易·系辞》所言,“平常日用不离道,百姓日用而不知。”它往往是外行看不出奥妙,只知道顺眼、顺意、顺畅,而内行则惊叹于它的巧思和科学。

  林恩(GregLynn)为耐克馆设计的“运动员小气候休息躺椅”把身体内血液循环、肌肉曲线、皮肤散热机理结合在一起。休息中,运动员可以得到放松,加速恢复。另一个科学加艺术的设计是意大利的克斯塔利亚(Kristalia)设计室呈现的大跨距却稳定的桌子。大跨距和稳定一向是家具设计的矛盾点。如果还要具备灵活伸缩,那难度更高。克斯塔利亚的桌子却同时做到了上述三点,它的道隐含在新材料科学中。受飞机机翼材料启发,它的6毫米桌面由蜂窝铝板压制成型,简洁、轻盈、能承重。一般人只觉得它好用,内行人则不由得赞叹他们悟出了对立统一之道。

  反潮流的创新一贯从技术开始,到组织再造告一段落。米兰家具展揭示的新现象背后是国际家具行业大改组、大分化、大融合的趋势。家具行业正像时装界一样,从大公司品牌垄断迈向设计师品牌异军突起。家具设计和品牌也已经开始“细胞组织化”,即设计师单干,自己打理从设计制造到营销的自我组织的产业链。

  伦敦设计师布朗(LeeBrown)用一个集装箱货柜车囊括作品设计展示,货柜车可以开到任何客户的门口。对中国家具行业来说,制造是硬道理。国际设计界反潮流而动的新形势,则会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。此时,创造以“我”为主的国际化商业模式便成为第一要务。

文章关键字: